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
首页
新闻
图片
视频
专题
杂谈
百科
分析
推荐
比分
搜索: 全站搜索 文章 图片 软件 视频 商品 FLASH 产品
桑巴传奇相信尚在成长阶段的内马尔(Neymar)将成为最伟大的南..
核心提示:西班牙队员欢庆夺冠(点击浏览更多高清组图)腾讯体..
圣诞已至,纵观欧陆各国联赛,你会发现不少令人意外的球队排..
五虎杂谈
老树画画作品 画画的老树个人资料简介
2014-04-04 05:17:04 来源:http://www.whtj.net 作者:bet365 【 】 浏览:971次 评论:0

人物名片

刘树勇,1962年出生于山东临朐,1983年毕业于南开大学中文系。早年迷恋绘画,上世纪80年代致力于视觉语言及表现形态研究,90年代转向影像语言的传播研究与实践,90年代后期开始致力于当代摄影批评。2007年,重拾画业。现为中国传媒大学文化与传媒学院艺术系教授。

摄影界,有一个熟为人知的刘树勇;绘画界,有一个网络上备受追捧的“老树画画”。前不久,“老树”在北京恭王府举办了个展,让很多人了解到这两种身份之间交织的刘树勇。

在年轻时就被学生称为“老树”的刘树勇,2007年在离开毛笔20余年后重拾画业,开始自娱自乐地“画来玩玩”,后来在哥们鼓动下,2011年起用“老树画画”的名字在新浪微博上每天发一张或数张写意小品,配上自作的打油诗,轻松自在的绘画风格和平实诙谐的语言,很快吸引了众多网友。他的微博目前已有37万粉丝,一有新作便被纷纷转发和评论,堪称微博一景。

从“求之不得”到“不求自得”

刘树勇毕业于南开大学中文系,少年时就梦想当艺术家,所以上大学时他最大的愿望是能够转学到天津美术学院,为此还折腾了半年时间。转学未成的他,倒是一直没有停下画笔,毕业后为了能有更多的自由时间,选择了做一名大学教师。

毕业后有了大把的时间可以画画,但画画带给刘树勇更多的是表达技法上的焦虑。“原来我追求自己的面貌,琢磨着别人的笔墨,而且在国画中加水粉、加丙烯、做效果、喷壶什么的试着做各种实验,这些事我都干过,后来才发现不是那么回事,都是雕虫小技。”聊起这段往事,刘树勇笑着说:“当时还留着长发,很艺术家的样子,后来想想挺傻的。”

到1986年,刘树勇干脆放下了毛笔,期间也做了一些木刻版画、油画和插图。1992年为了做一期国内当代前卫艺术的杂志专号,刘树勇在圆明园画家村泡了几个月。“我拍了大量的照片,还有访谈、手稿之类的,那时候很羡慕过这种流浪艺术家的生活,待了几个月后这个情结就过去了。我更喜欢一个人猫着做自己的事,想事情,看书。”

刘树勇说起早年的经历深有感触:“放下了这么多年,现在想来那个时段是最焦虑的。当时对各种风格都研究,一提笔都是别人的东西。过去讲究‘无一笔无来处’,你可以像一切人就是不像自己,但那你也就完了。这一放下反而轻松了,再拿起笔的时候,之前脑子中的规则都忘了,上来就画,一看谁都不像,有点自己的风格了,这是让我最兴奋的。这是一个‘求之不得、不求自得’的事,太追求一样东西反而不行,在放松状态下不经意间却成了,自然也就有了自己的面目。”

刘树勇的画作一般都不大,最大的不过四平尺,因为在他看来,“画大画得有画大画的理由,不是说大画就是小画放大了,大画的气象、格局都要当得起那个大,我的小画已经把想说的说完了。画画得有一个对自己基本的诚恳,不要想着有一个潜在的观众在那儿看着,跟年轻时写日记一样,心中老有一个潜在的读者。内心有企图在里边,就少了基本的诚恳。画跟自己保持一致最重要。”

画画就是人生的一个出口

不刻意作画、率性而为的刘树勇,说自己的画作“很多都是自嘲,别人的事我们管不了,可以挤对挤对自己”。他的配画诗也是为了“好玩”,充满自嘲的味道。“过去讲绘画的纯粹性,现在就觉得无所谓,画完还想说就写点字。”如9月3日他在微博发画并配诗一首:“水边吹着夜风,检点自己半生,一直忙来忙去,正经事都没成。”

早年授业于叶嘉莹先生的刘树勇,深受其影响。“叶先生跟我们讲,早期的诗是最好的,没那么多形容词,全是大白话,但意境深邃。”所以刘树勇不喜欢格律特别规矩的唐中以降的诗词,更反感处处引经据典。“六言在魏晋六朝时期很是盛行,非常自由。我经常用六言,觉得六言好玩,你念的时候它有个跌宕,不太顺,稍微绕一下,但又没问题,这种诗不会让人觉得离自己很远。人间的事情就要用人话说清楚,别让人看不懂,还去绕。”

在刘树勇的人生阅历和兴趣爱好中,有着太多的着力之处,从读中文到迷绘画,从大学教师到下海经商,从电影批评到摄影研究,从出版到策展。他是一个“典型吃杂食的”,跟常人的路子不同,他涉及的每一样都想钻进去,自言有着“强烈的理论研究情结”。这些经历在他看来都很正常,“这些杂七杂八的事,最后都有用”。

“画画儿真的不是画画儿本身的事,包括结婚、生子、挣钱、养家等都是画画儿的一部分。后来我做摄影研究,我就跟学生说,你别整天地拿着相机拍,总是手指头在动脑子不动哪行呀?过去的文人画家本来就不是职业画家,古代哪里有专业书法家这一说?”在刘树勇看来,画画就是他人生的一个出口,就是做一件轻松的、好玩的事。

刘树勇在微博上发作品,本意是“想听听更多人的意见,期望专业人士给一些指点”,没想到微博不是一个行家云集的地方,而是个大众平台。“我感觉是自己光着屁股在大街上跑,路两边站满了人在那指指点点‘屁股太大,姿势不对’等等,当然对我的影响也很大,校正了一些东西。”豁达的刘树勇打趣地说。

因为微博而被艺术爱好者认识和追捧的刘树勇,在热闹中有着自己的冷静:“有一天我整天坐在家里,一张都没画出来,就思考我这种生活有点混乱。微博是个陷阱,它会带着你往前走,比如你今天没发作品,就好像欠大家似的。这其实是不好的,疏于思考,老在忙、老在画是不对的,所以我最近画得少了,要冷静下来再校正一下。”

责任编辑:admin
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:
】【打印繁体】【投稿】 【收藏】 【推荐】 【举报】 【评论】 【关闭】【返回顶部